getImage.jpg 

滂沱大雨中,響起男子沉穩的話聲。『我帶來重要的消息,能不能進屋詳談?』

『您是哪位?』美樹試探地問。

『敝姓千葉。』對方回答。

 

山野邊遼,一名中年知名作家,曾因頻繁上節目而一度廣為人知,與妻子美樹育有一女—菜摘,但在年僅10歲的菜摘死於鄰居本城崇之手後,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從此變調。

一度擁有決定性證據與證人,卻一一被推翻,由於證據不足的結果,不管山野邊夫婦有多痛心疾首,那面目並不可憎,意圖卻十足可恨的殺人兇手本城崇,最終,『無罪釋放』。

一年以來的反覆煎熬,外人莫名的質疑、無數的開庭審理、蜂擁而上的嗜血記者,山邊野夫婦過著地獄般的每一天,照理說,本城的無罪釋放結果應該足以讓夫妻倆崩潰,但夫妻倆對判決結果卻異常地冷靜,還讓這名叫做『千葉』的陌生男子進了家門。

 

千葉自稱是山野邊的幼稚園同學,但山野邊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千葉總是喃喃地說著一些彷彿親眼目睹的百年前歷史經驗,行為舉止也沒有『人味』,反倒有點像披著人皮的機器人,還一直戴著手套,儘管如此可疑,千葉卻帶來了夫婦倆亟欲知道的消息。

『我知道本城崇的下落。』千葉說道。

本城崇年僅27歲,沒有什麼正經工作,但靠著遺產過著閒適的生活,有意無意間進入了山野邊一家的生活圈,誰知道認識沒過多久他便害死了菜摘。

山野邊夫婦決定私自為愛女復仇,於是安排好了預計拘禁本城的隱密處所,練習如何擄人,使用電擊棒,購買槍枝與存糧等等,計畫地十分縝密,只缺臨門一腳。

夫婦倆在千葉的指引之下找到了本城,然而本來預計綁走本城進行私人復仇的兩人,卻在千葉的無心之語影響下反倒讓他溜走了。

 

『啊,找到音樂了!』千葉在忙著要綁本城的山野邊身旁如是說。

 

千葉酷愛音樂,無時無刻只想著要鑑賞唱片、打開音響、聆聽音樂,無論情況有多危急或困窘,只要有聽音樂的機會,千葉可是毫不客氣,對這些情況一概無視。

對人世間的事都提不太起興趣,既不會感到痛楚也不會飢餓,更遑論疲累,舉止毫無人味,總是伴隨著陰雨天出現,沒錯,祂就是那個我們所熟悉的死神『千葉』。

在為期一週的任務期間在人間遊走,幻化成普通人的樣子,出現任務主身邊,經由為期一週的觀察,由祂們來認定那個人是該『放行』還是『認可』。

『放行』意味任務主可繼續活下去;而若是『認可』的話,當一週的觀察期結束,任務主的死期也不遠了,一心一意為愛女復仇的父親山野邊遼,便是千葉本次的任務主。

『放行』還是『認可』?

千葉有一週的時間可以慢慢決定,觀察日7天始動。

 

 

不管場面有多凝重多險峻,硬是能迸出『這是用來聽音樂的吧?』、『啊,找到音樂了!』、『來聽音樂吧!』諸如此類的語句,看到這幾句我實在忍不住笑意,這種對音樂無限度的喜愛與癡迷就是千葉啊!

儘管隨著年歲增長,我又多看了超過百本的書,但我至今仍將《重力小丑》排在我最愛的日本小說前三名,可我有好一陣子沒再拿起伊坂幸太郎的作品,連這本《死神的浮力》也是買了3年多才終於拿起(原本在回想的時候我還以為是1年,結果竟有3年之久)。

主因是在那之前正好看了幾本不是很喜歡的伊坂作品,然而那時我不怎麼喜歡的作品卻幾乎都被改編成了電影,讓伊坂的作品跨越了文字,變得更為大眾所知,大眾也都紛紛推崇那幾本書,讓剛好不喜歡那幾本書的我總覺得有點小彆扭,因此雖然當初這本書一推出我就買下,但還是不敢翻來看,怕這本也變成我不喜歡的那幾本。

但是事實就是,死神千葉的續作,我怎麼可能不喜歡呢?

儘管不是我素來較喜歡的小短篇形式,但以7天的天數作為分隔篇章,伊坂筆下那個少根筋的死神千葉再度清楚地浮現在我眼前,雖然愛音樂、粗神經、天生雨男的特性毫無改變,但這次的千葉卻顯然對觀察對象用心多了,甚至還多次出手幫忙。

大部分的死神都不會太認真做觀察任務,所以不管有無觀察過,最後幾乎都會呈上『認可』的報告,然此本次千葉卻異常認真啊!

不只提供山野邊夫婦復仇的資訊(同時也因他而縱放了犯人),多次有意無意的解救當事人(管他是眾人圍堵還是炸彈埋伏),甚至還讓自己受了重傷(雖然其實對祂來說不痛不癢),所以跟負責觀察本城,但幾乎都敷衍了事的同事香川相比,千葉簡直認真到極點,這是個人認為跟前作不大相同的地方,以往看起來總是在一旁圍觀的千葉,這次可真的開始插手人間事了。

 

本次主題圍繞在『復仇』,痛失愛女的夫婦知道法律無法真正制裁殺女兇手,於是選擇走向了復仇之路,類似的劇情,在宮部美幸的《獵捕史奈克》與東野圭吾的《徬徨之刃》也都看得到,因為司法不公,求助無門,無法紓解鬱悶之心的後果,受害者家屬決定走上悲哀的私人制裁一途。

個人很喜歡以上這兩本,但是閱讀時心中總有種說不出的陰鬱與酸楚,總會為了當中得逞的加害者逍遙法外恨得牙癢癢的,《死神的浮力》前半段劇情也是,同時還展現了部分記者為求新聞話題的殘忍與無同理心,更是讓人不禁想問天理何在?家屬何辜?

因此我剛翻開這本書心情可說鬱悶,心想『唉呀,沒想到又是一本《獵捕史奈克》跟《徬徨之刃》,那麼伊坂究竟會如何安排加害者的下場呢?』。

記憶中,《獵捕史奈克》跟《徬徨之刃》受害家屬的復仇之路都有警方或他人介入,有些人會勸說他們勿衝動行事,認為即使血刃加害者,受害者靈魂與家屬之心亦無法救贖,有些人則是因職責所需,由於他們亦殺害了人,不得不反過來追捕他們,充滿無奈,好像怎麼做都免不了有人被傷害。

但是這次,既沒有警方直接介入,也沒有親友大力阻止他們復仇,唯有死神的一路相伴,這該說是喜還是憂呢?

這一路,伊坂巧妙地利用死神的少根筋與異能力弱化了很多本來會讓讀者在心中氣個半死或緊張地要命的劇情,反倒讓場面顯得搞笑極了,同時也削弱了很多我原本預期的悲壯無奈感,是我特別喜歡的地方。

至於所有讀者們應該都急欲知道的加害者下場,他的確逃過了法律制裁,也沒死於山野邊夫婦之手,甚至通過死神的觀察,還能繼續好好端端地活20年,但伊坂安排了一個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困境,報應不爽,也算稍解了讀者一路醞釀的怒火。

 

最末尾,又是故人來,明知祂的出現即代表了死亡的可能性,卻又不禁讓人想跟祂好好敘敘舊啊!

雖然死神還是死神,但是千葉卻增添了許多溫度與人情味,比起前作《死神的精確度》,我似乎更喜歡這集的千葉。

『是你嗎?千葉』,想著那種親切的感覺,我期待著下次千葉的出現,也重新愛上了伊坂幸太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廢柴 的頭像
廢柴

廢柴三少爺

廢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