鱉鱉-i-D (2).jpg

部落格開辦至今也快9年了,在發紀念文跟大家開心胡亂聊之前,我想跟大家說一件事。

 

由於我閉俗的個性跟部落格的風格走向,我通常都只會跟大家說開心事,或婊別人(是挺開心的←喂!),但想想事情發生到現在也超過半年了,那種情緒漸漸平復,我才想來跟大家說這件我一直避而不談的傷心事

 

相片3818.jpg

相信有很多看倌知道我家有隻皇上貓叫鱉鱉來著,牠差不多在我開部落格那年被我哥帶回家,由於毛超蓬鬆加上體型大,不少來我家拜訪的純樸彰化鄉親一時之間還以為牠是狗。

 

其實有不少看倌是牠的粉絲,還蠻多人留過言給我,希望我多貼一點皇上的照片,但應該有人發現我很久都沒放過牠的照片了。

 

牠是一個獨特的存在,超出於家人朋友,我真的就是把牠當成物,牠是家裡最囂張卻也最可愛的土皇帝,常在家裡四處走動我哥曰:牠是小警察),牠就是我拿來寵愛的大毛球,我只想寵壞牠,牠就是那麼特別。

 

每次一回到家,別人做的第一件事也許是開電視或開冰箱,而我卻是打開樓梯門,大聲呼喊幾次鱉鱉的名字,過不了多久,便能看見牠那團毛茸茸的身影出現在樓梯間,有時,牠聽到我們在開大門的聲音時,牠早就自動坐在那裡等了。

 

今年初,牠走了,然而因為我人在外地,沒能見牠最後一面,甚至當我知道這消息的時候牠早已經走了超過一週了,因為家人因為怕我心情受影響,所以完全沒有告訴我,只說了牠還在住院,而我也以為牠這次就像之前生病一樣,很快就可以好起來。

 

直到我回到老家,才剛進門就突然得知鱉鱉的死訊,其實當下我並沒有牠已經離我而去的真實感,而是直到上樓看到牠那張空蕩蕩的小床時,我才突然意識到我再也看不到牠慵懶地躺在那張小床上小睡,甚至是以後當我再度無聊地大叫牠的名字時,牠也不會出現,更不會百無聊賴地搖尾巴回應我了。

 

我突然淚流不止。

 

這幾年我歷經幾次親人的離去,不管哪一次總是難過的,但總會有一段時間我們會好好地辦場喪禮,好好地跟他們道別,所以那種感傷總是能緩和,但我沒想到鱉鱉的突然離去竟是這麼令人難受,所以接下來兩個禮拜我都是想到牠就掉淚。

 

我不知道寵物是否真的懂人類的喜怒哀樂,但當我傷心難過的時候,鱉鱉總是會默默走過來任我摸摸牠,直到牠膩了,而我也釋懷了,牠才緩緩走開。

 

相片1840.jpg

我不太愛出門,牠便常常陪著我待在家,我讀書或用電腦的時候,牠總會跳上桌子走來走去,趴在書上,擋住螢幕,躺在主機上,踩到鍵盤上,或者用牠的大尾巴打我的臉,弄得我一臉毛,最後牠終究為自己算是巨大的身軀喬好一席之地,才好整以暇地瞇眼睡著。

 

很多時候都是牠陪著我在深夜裡寫著網誌,我打字累了就摸摸牠叫叫牠的名字,通常牠也只是舒服的翻個身或晃個尾巴繼續睡,但我喜歡牠陪著我的感覺。

 

仔細想想我最後一次與鱉鱉獨處,是在某個家人都已入睡的深夜,我在房間百無聊賴地轉著電視遙控器,鱉鱉一如往常陪著我。

 

鱉鱉很少亂叫,牠是隻安靜優雅的貓,除非牠覺得有必要,要不然牠也很少主動撒嬌要人摸,所以我在看電視時,牠也只是靜靜陪在一旁動也不動。

 

牠趴在一旁的小床上,雖說是小床,其實也只是我們不蓋的破舊棉被摺疊成的,不是什麼精巧還有造型的貓床,牠沒有固定睡覺的地方,但前年的冬天牠幾乎天天在那床棉被上度過,牠會爬上那床棉被隨意地踏一踏,接著身子一軟便倒下去蜷做一團開始睡,看起來受用得很,所以之後照樣沿用,牠想睡便睡,不過牠通常沒睡熟,都只是在假寐。

 

我知道牠沒真的睡熟,所以有事沒事就故意叫一下牠的名字,什麼鱉鱉、鱉~~、小胖子胖胖、大塊仔、毛球都出籠了,牠沒睜開眼睛,不過總會搖一下尾巴或耳朵,表示朕知道了,你這個該死的吵鬧愚民不要一直亂叫!』,雖然就久了牠回應的頻率也會越來越緩慢,但無論叫幾次牠總是會有反應,所以我也樂得當個無聊的吵鬧愚民想到便叫。

 

鬧一鬧牠,沒什麼好看的節目,我也倦了,於是關掉電視起身,牠察覺我即將離開房間,睜開惺忪的睡眼看著我,我伸出食指輕輕撫摸牠的眉間與耳朵,這幾個牠少數可以接受被摸的地方,一邊對牠說鱉鱉好乖好乖,你是全世界最可愛的貓了,牠瞇起圓圓的金眼睛享受著。

 

我摸了幾下便離開,因為鱉鱉也不喜歡別人摸牠太久,牠總會在上一秒爽到大聲地呼嚕呼嚕,接著在下一秒就扭頭咬人一口,你永遠不知道鱉鱉會什麼突然發難,但這就是鱉鱉的迷人之處。

 

我關掉電燈,跟牠說聲晚安,牠在黑暗中注視著我離去,這是我跟牠的最後一面。

 

幾年前我看How I Met Your Mother的時候,當時還不是很能理解馬修為何這麼堅持要想到去世的爸爸與他最後一次會面做了什麼,甚至說的最後一句話到底是什麼,直到後來外婆離世時,我才知道自己與已故之人最後一次見面做了些什麼說了些什麼有多麼重要,因為我也沒能見到外婆最後一面。

 

事後我想起我與外婆最後一次見面,離開外婆家前,我有好好地給了外婆一個大大的擁抱,說著我下次再來,這樣一想,似乎就能彌補我沒見到她最後一面的缺憾,因為當時的我有好好地傳達了我對她的愛。

 

相片4252.jpg

而鱉鱉,至少我最後一次跟牠相處的時候,我有好好摸摸牠的頭,還稱讚牠很乖,是世界上最可愛的貓,這樣一想我才能夠釋懷。

 

所以我想跟大家說,現在立刻去抱抱你身邊最愛的人或寵物,跟他們說說你有多愛他們吧!

 

最後,雖然自己說出來都覺得有些彆扭與矯情,但還是要謝謝天上的鱉鱉,謝謝你陪我度過那些漫長的寫網誌歲月,未來的日子裡雖然不再會有你在旁邊擋住電腦螢幕或踩到鍵盤,但只要時間與健康允許,我還是會一直繼續寫下去!

 

9週年時等我的文章吧!

 

 

廢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朱
  • 追了妳文章幾年了,家裡兔子之前也走了。... 我懂。
    跟,我們家的貓跟鱉鱉同種類同顏色,剛一看照片心頭也一顫。
  • 悄悄話
  • k575950
  • 看到哭了
  • 悄悄話
  • 飯糰媽
  • 看這篇文章的時候
    我們家飯糰用鼻子推開門進來喝水
    我有使勁摸摸他了 他嫌我煩還兇我...
    但我依然那麼愛他 就像你寵鱉鱉一樣!!
  • 是路人呦啾
  • 想到的是哈利波特裡魁地奇世界盃動亂後,衛斯理太太哭著對喬治和弗雷說,一想到母子之間可能的最後一句話竟是在罵他們,她就覺得嗚嗚嗚嗚嗚....
  • Maki
  • 金吉拉,我也曾養過兩隻……
    廢柴壞壞,害人家哭哭
  • 乖
  • 廢柴乖(hug